8月3日16時30分在雲南省昭通市魯甸縣(北緯27.1度,東經103.3度)發生6.5級地震,震源深度12千米。媒體報道稱,昆明也有輕微震感,目前還沒有傷亡情況報告。雲南省民政廳救災處表示,接到消息稱魯甸當地震感明顯,正進一步核實相關情況。有在四川宜賓採訪的記者瞭解,由於宜賓市緊鄰雲南,地震發生時,宜賓市區有明顯震感,屋內的燈和電腦有明顯搖晃,搖晃持續了近30秒。
  中新社魯甸8月11日電 題:龍頭山鎮的守望者:以後的每一天都是賺到的
  中新社記者 張子揚
  李樹傑生過一次,也“死”過一次。
  8天前發生在雲南魯甸縣的這場6.5級地震,他被瓦礫整整壓了兩個小時,黑暗中,他想過就此告別這個世界,想過妻子,也想過未盡的孝道。
  地震發生前一天,他剛度過26歲的生日。
  當時,在廢墟下的李樹傑手機突然響了,70歲的母親打來電話,問詢是否平安。“我告訴她,現在很安全,正幫其他人救援。一會兒就回家看你。”
  “自己長這麼大,還從未對母親撒過謊,”說完這句話,他低下頭,眼圈泛紅。
  記者並不知道,當一個人面臨死亡那一刻,會有怎樣的求生欲望。在廢墟下,這個瘦弱的男人反覆挪動著身體,一點一點用手挖開石塊,看到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縫隙。
  順著這條生命通道,他玩命向前刨,手指已血肉模糊。半個小時後,他從廢墟中爬了出來。
  “我活下來了,從鬼門關回來了!”李樹傑扯著嗓子朝天空大叫。然而他的四位同事,卻沒有這麼幸運,從此永遠“睡”去。
  作為龍頭山鎮中心衛生院的檢驗科醫生,讓他心痛的是,眼睜睜地看著同事離開,卻束手無策。
  當天晚上,他衝下山,朝著受災最嚴重的八寶村跑去。他告訴自己,上天留你一條命,肯定希望你多救幾個人。
  但李樹傑在救人過程中卻遇到了難題。按照當地的習俗,人死後身上不能有任何金屬物品,應家屬要求,他要幫一位遇難女性取出避孕環,不懂婦科知識的他足足花了50分鐘,才算是給家屬一個交代。
  直到第二天凌晨,他才知道舅舅一家人也全部遇難,一個都沒活下來。
  “家人抱怨過你嗎?”
  “沒有。但我覺得他們心裡一定會怪我,為什麼不去看看他們,你是個醫生啊。我想對舅舅說聲對不起,如果下輩子還能成為一家人,一定會好好照顧他們。”
  李樹傑哭了,委屈得像個犯了錯誤的孩子。
  在大山裡,他曾是第一個考上大學的人,令整個村子引以為傲。
  18歲那年,去楚雄讀書時,村子所有人都排著隊歡送他,放著鞭炮。那時,一些老人拉著他的手,含著淚叮囑說,畢業了一定要回來。
  李樹傑選擇做醫生,其實也與家人的遭遇有關。在他兩歲時,父親死於淋巴癌。由於農村的就醫條件不足,每年的體檢更不敢想象,等到身體無法承受時,才發現已到了癌症晚期。
  他說,他是看著父親痛苦地離去,一家人的生活支柱,就此斷裂。
  於是,在高考填報志願時,李樹傑選擇了檢驗醫學系,他想用科學的方法早點為病人找出潛在隱患,不要再重覆父親經歷過的苦難。
  四年之後,他恪守承諾,放棄了城裡的工作機會,選擇回到大山,守候這片生他養他的土地。
  這些年,他背著藥箱幾乎跑遍了大山的每一個角落,為村民宣講醫學知識,防患於未然。
  然而山裡人不懂得預防疾病的重要性,往往你剛給孩子吃進去一粒預防乙腦疫苗的藥丸,轉身父母就從孩子嘴中把藥丸摳了出來,李樹傑為此哭笑不得,但還要耐心對他們講預防的重要性。
  農民日子過得艱苦,李樹傑深有體會。有時候,來看病的人甚至出不起50元人民幣的藥費。他知道後,就悄悄跑去財務室為之墊付。每一年,他為農民墊付的錢,可能達到上千元。
  山裡人交朋友是以心換心,他們更懂得知恩圖報。李樹傑工作這些年,他的母親常常一人孤獨生活,家裡遇到任何事,鄉親們總會第一時間施予援手,特別是有一次老人生急病,鄰居背著她徒步10公里走到醫院。
  他看到母親時,難過得心裡流淚。
  老人也掉眼淚了,摸著兒子的臉說,“娃兒,媽知道你忙,就沒敢打擾你,但他們還是背我過來了。”
  回憶起往事,壓抑許久的李樹傑,終於放聲哭了出來。
  如今,經歷過生死瞬間的他,似乎突然解開了全部心結。過去曾努力追求的名利、物質生活,已逐漸淡薄。
  李樹傑說,以後活著的每一天,都是賺到的。我會努力為更多災民服務,幫讓他們遠離苦難。“如果人的生命真的可以輪迴,我想來世還做一名醫生,我離不開這座大山。”(完)  (原標題:龍頭山鎮的守望者:以後的每一天都是賺到的)
創作者介紹

ifjfbfncvwqu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