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通訊員 曾惠芳 本報駐衢州記者 盛偉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否可以看見我發給你的短信,但出於工作職責並作為你的同齡人,有幾句話不得不說……我建議你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只有投案自首,才有可能得到法律的從寬處理,這是你最應該選擇的路,也是你90歲老母親的願望。”
  在辦案民警一條條短信的勸說下,在龍游溪口的山林里隱遁了五天四夜的殺人嫌犯鄭某最終選擇投案自首。
  前天,鄭某被龍游縣人民檢察院依法逮捕。
  龍游溪口鎮四面環山,連綿群山被毛竹掩映,46歲的鄭某就住在這裡。
  8年前,鄭某愛上了離婚女人游某,二人很快同居,平時住在游某家裡。
  今年1月25日,已是臨近春節,家家戶戶沉浸在新年的氣息中,原本在溪口鎮一家超市上班的游某卻沒來上班,手機也一直關機,鄭某也是如此。
  游某的家人覺得事有蹊蹺,一面四處尋找二人,一面報警求助。
  1月26日,家人在一處偏僻的圍牆邊找到了游某的屍體。
  是誰害死了她?鄭某又去了哪裡?
  據知情者說,鄭某平時喜歡賭博,曾經借過高利貸,今年年初開始,兩人就常常因為經濟問題吵架,為了避開鄭某,游某甚至把門鎖都換掉了,到了晚上就去前夫那裡過夜。
  而案發後,鄭某始終下落不明,諸多疑點顯示,游某的這個同居男友有很大的犯罪嫌疑。1月27日,通過調查走訪,警方初步確定鄭某藏匿在附近的山上。可山上地形複雜、毛竹茂盛、範圍廣闊,要想搜捕難度很大。
  警方一面發動熟悉地形的村民圍山搜捕,一面不斷地撥打鄭某的手機,希望他能夠主動自首。
  搜捕行動一直持續到了天黑,但仍然沒有找到鄭某的蹤影。
  但負責辦案的龍游縣公安局行偵大隊副大隊長徐意卻註意到了這樣一個細節:雖然鄭某一直不接電話,但他的手機卻是時開時關的。
  考慮到鄭某平時的性格,徐意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是不是能夠試試給鄭某發條短信,勸他主動投案自首?
  18點45分,徐意用自己的手機給鄭某發出了第一條短信:
  這次,鄭某終於回覆了,在電話里,他痛哭流涕,反覆向徐意說自己殺人之後是多麼的後悔,多麼的害怕。
  這通電話一打就是4個小時,期間,鄭某情緒激動,反覆掛斷、撥打了七八次之多,最終,在徐意的耐心勸說下,他同意投案自首。
  晚上8時許,專案組組長、龍游公安局副局長鄭鬆林買來食品和礦泉水,和徐意兩個人摸黑把鄭某從山上接了下來投案自首。
  落網後,鄭某交代了作案經過。
  今年年初,鄭某因為欠下了賭債,想找游某拿點錢出去避一避。沒想到游某把門鎖換了,要和他分手,重新跟前夫和好。
  想到自己和游某同居了8年,但對方對自己如此無情,鄭某怒上心頭。
  1月25日早上,鄭某攔住正去上班的游某要錢,游某還是不給。兩人就扭打了起來,鄭某喪失了理智,一把抓起游某就往石頭上撞,致其顱腦嚴重損傷死亡。
  殺人後,恐懼之極的鄭某逃到了附近的山上,挨餓受凍了4天,飽受著身體和精神雙重摺磨,甚至寫好了遺書準備自殺。
  然而辦案民警一條條的勸說短信和4個多小時的耐心勸說讓他想起了家中90歲老母,也激起了他求生的欲望,最終鄭某作出了投案自首的決定。
  “我是龍游縣公安局的,事情我們都清楚了,希望你能儘早投案自首,爭取寬大處理,多考慮家庭,你的處境我們表示理解,只有投案才能順利穩妥的解決這件事情,看到短信後及時回覆!”
  徐意這一等就是一天,一直到了1月28日下午,鄭某還是沒有回短信。
  考慮到鄭某已經在山上挨餓受凍、擔驚受怕了三天,心理和生理都已經到了掙扎邊緣,民警決定繼續再努力一把。專案組的副組長、刑偵大隊大隊長葉家榮又給鄭某發了一條勸說短信: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否可以看見我發給你的短信,但出於工作職責並作為你的同齡人,有幾句話不得不說,你終究逃避不了法律的追究,我相信你已經非常後悔了吧。只有投案自首,才有可能得到法律的從寬處理,這是你最應該選擇的路,也是你90歲老母親的願望。”
  第二條短信,鄭某還是沒有回覆,但從他反覆開機關機的狀態來看,鄭某顯得有些猶豫。
  於是,民警加大了規勸自首的力度,發出了第三條短信:
  “你好,我是龍游縣公安局的,投案自首對你最有利,很多的事情雙方都是有責任的,希望你慎重考慮,及時自首,很多事情我們都有談的餘地,家裡還有老媽等你照顧的,等你回覆!”
  短信發出後,鄭某還是沒有回覆。
  根據自己的感覺,徐意覺得鄭某有可能不太信任警方,也許用朋友或第三者身份的口吻,更容易讓他接受。
  只要他能回覆電話,就一切皆有可能。
  他試著發出了第四第五條短信:
  “自首吧!還有餘地!”
  “我們可以好好聊聊,希望對你有幫助,我是徐意”。
  (原標題:民警發來的五條短信讓他選擇了投案自首)
創作者介紹

ifjfbfncvwqu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