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化療飲食輔助報將年貨送到小秦家中。
  在寧海路街道市仙霞路,27歲的秦昊一邊打工,一邊支票借款照顧癱瘓的父母。昨天,本報和南農食品的“暖冬大行動”小分隊,帶著油、米、肉、魚等愛心年貨走入他家。
  實習生 預防癌症心得彭珵 馬瀟 馬莉
  揚子晚報婚禮道具記者吳俊 文/攝
  4歲時媽媽癱瘓msata,5年前爸爸癱瘓
  秦昊的家有兩個房間,其中一間就是小秦父母的房間,他的爸爸媽媽分別躺在兩張床上。房間里另一側則還有一張鋪著被單的沙發,這裡就是小秦現在睡覺的地方。另一房間里也有一張床,但上面堆滿了雜物,似乎很久沒人用了,不過床的上方還掛有小秦父母年輕時的結婚照。小秦說,以前這裡就是父母的房間,後來自己曾睡在這裡。到了2009年,爸爸出院後老是會一直吐,為方便照顧爸媽,他就索性直接搬到了父母房間,以沙發作床,跟父母睡在一個房間里就是為了能隨時隨地照顧到他們。
  小秦的父母分別都是50多歲的人了,但是因長期卧病不起,躺在床上的他們看起來蒼老很多,兩人看上去卻像60歲的老人了。秦昊說,媽媽在多年前就因為腦中風導致偏癱,在床上躺了二十多年了。“在我大概4歲的時候,媽媽就因為腦中風偏癱了,整個一邊都不能動,完全動不了了。”同樣,爸爸也是在五年前突患腦中風偏癱,從此也只能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小秦說,父母兩人年齡漸長,都有高血壓,爸爸在卧病之前就已經有了心臟病,但家裡沒錢醫治,只能靠吃點藥維持。
  因為照顧父母至今沒戀愛
  小秦說,媽媽是基本上不能動了,吃飯需要他喂。但是爸爸是半邊癱,另半邊還可以動,可以用一隻手自己吃飯的。“如果自己不在家,社區派來的護工上門做完飯,飯菜放在父母床頭。”
  “現在上班與照顧父母方面偶爾還是有點銜接的問題,有時候自己一大早出去上班,家裡沒人做飯,父母就不得不餓著肚子等他下班回來。”小秦無奈道,不過就算如此,自己的父母也沒抱怨過。
  一家的收入現在主要都靠小秦自己一個人的工作所得,“出來工作差不多也有八九年了。”小秦之前在一家公司上班,但是因為工作與照顧父母的時間老是衝突,他就辭掉了那份工作。目前他在一家酒店的宴會廳負責音響設備,“因為這個工作時間都是不固定的,要看什麼時候舉辦宴會,所以也不是每天都要去酒店上班。”小秦說,一個月一般都在1900塊左右,但還是要根據酒店自己生意的好壞來給,生意清淡的時候可能就要扣一點。同時還有交保險的方面,每月不到兩千塊的工資真正到手也只有1500塊左右。而且因為一直照顧父母的原因,小秦到現在也沒有找對象,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不好找。”
  社會各界都伸出援手
  寧海路街道仙霞路社區社會事務工作站站長楊耀堅向記者介紹,現在社區提供了一種“心貼心”的社區服務,即由社工上門進行家庭服務,“這都是社區幫我們安排的,”而且這全部都是由政府來埋單,秦家不用掏一分錢。
  秦昊說,社工一般一個禮拜中的五天都會過來,因為自己一般上的都是晚班,所以只有平常白天與周末可以照顧父母,給父母做飯還有負責日常的家務活。到晚上的時候就可以與上門的社工“交替換崗”,主要是給父母做飯,這樣就不用擔心了。
  楊站長介紹說,平常過年過節都會給秦家上門進行慰問,贈送些補給,捐些錢。關心秦家人都還不只是社區,寧海路街道一帶的片警對這一家的情況也非常熟悉。每年寧海路派出所所長都會帶著其他民警同志上門慰問秦家,為他們捐錢捐物,自己一家都非常感動。秦昊說,“社區里一直對我們家非常關照,經常給我們很多幫助,真的非常感謝社區。” 談到對以後的期望,小秦說,“希望自己以後工作越來越好,希望父母一直好好地活著。”
  由揚子晚報和南農食品有限公司一起啟動的2014年“愛心年貨暖寒門”暖冬大行動,將在今後一個多月里,走訪南京50個社區,送去“愛心禮包”。如果你所在的社區有面對困難自強不息的特困家庭;如果你身邊有需要幫助的人;如果你想加入我們的愛心小市民、小記者的採訪團;如果你要認一戶“窮”親戚,請給本報讀者熱線(025)96096來電話。  (原標題:父母癱瘓在床,兒子邊打工邊照顧)
創作者介紹

ifjfbfncvwqu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