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21 讓小朋友念念不忘的【虎禮山、芝生毛台山】惡夢之旅 最近看了朝陽前輩的「尖石山區踏查之五—虎禮山、芝生毛台山踏查紀錄」的2/26行程記錄,看見那段輕描淡寫的下山過溪段,又想起了過年前全家在此經歷的驚魂之夜。再看到最近山友的「養老-基那吉-布奴加里坎坷行」記錄,看到那一段由布奴加里山陡下到古道登山口後,要由毀損的小吊橋下溪谷回到古道,再由古道坍方段前下切溪谷,再由溪谷上切回古道的想像過程。依年初親身經歷的路況印象,想想若是不曾走過該處,突然要在那裡找到正確的出口,的確也是不容易,尤其是時間緊迫或天候狀況不佳的時候。雖然我們不像許多前輩歷經大風大浪,但在某些時候,因為不利因素混雜而導致的狀況,確實是會因此而產生一段難忘的經驗與故事。在時間受限要走未曾走過的路,或天候造成的路況差異,的確是有其風險的,即使是平常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地方。自去年秋天加緊腳步走走尖石附近還沒拜訪且自忖能力可及的幾座中級山之後,沒想到在過年前居然在收尾的【虎禮山、芝生毛台山O型連走】中發生了一段全家至今無法忘懷的登山記憶,也讓小朋友在登山世界中再一次成長。這兩個月無論到那裡爬山,兩個小孩總永慶房屋會提起芝生毛台山,不是在下山的途中說:「我們爬芝生毛台時,這個時候還在芝生毛台山上,是不是?」不然就是自問自答:「還好爸爸沿著水管真的找到路了!」日期:2006.1.21(六)人員:一家四口(括弧內高度標示為高度計概估)<05:00>開始整裝,外面霧雨不斷。<05:52>準備出發,天氣不太好,一路猶豫著是否要換地方?<06:42>抵內灣。天氣還是不太好,有點後悔應該要往更南的目標走才對。<06:55>幾經猶豫,還是朝既定目標前進,也許再走一段路,再過一段時間,等海拔高度再拔高一些,也許就跟前幾次一樣,突破雲層且美景不斷。<07:35>上宇老。路上的確開始看見雲霧之中偶而曇花一現的藍色天空,也看到稍縱即逝的山水景致。<07:39>續行1.8K,抵玉峰叉路。左下往北橫方向續行。行7.5K,經上次爬台亞夫山時的路邊空地休息處。再0.4K,抵玉峰丁字路,左往玉峰道路,右往石磊道路。取右往石磊行。<07:56>右行0.2K過玉峰大橋。<08:06>續行3.9K 抵虎禮山登山口右上的叉路,叉路邊牆上有「往虎禮山芝生毛台山」紅色指示牌,往前至前方寬闊路面再調頭回到叉路直上。(約H860M)<08:18>經民宅會車後,努力續朝產業道路住商房屋上行,最後在略嫌濕滑的產道撐了一段路,不得不停車於一間工寮旁空地,上方還停著一輛挖土機,叉路至此約1.3K。(約H1000M)停車研究事先準備的前輩資料,自叉路至此1.3K,叉路至最後登山口全程應該有2.65K,表示還有1.3K左右的產道要踢。<08:40>因為一路的思索猶豫,也多浪費了一些時間。好吧,既已至此,在濃霧中出發吧!一般來說在起霧的日子應該是比較不會下大雨的。<08:59>過一小橋,續行。(約H1000M)<09:03>濃霧中隱約見到路左的第一間工寮。<09:08>經路左工寮,噴有「徐勝美」字樣。<09:11>經路右工寮。<09:12>經路左工寮。<09:19>抵叉路口。產道右側電線桿(TS10.5B87)上噴有已褪色的三角點指示記號。依標示,直行可往三角點,取左也可至三角點。取左行。(約H1310M)<09:20>小水泥路轉為土路,產道下方還有狗兒汪汪叫。<09:22>抵達最高處工寮登山口。<09:25>續由工寮前左上續行,和小兒子先到達土路底登山口。登山口在路底右側,看起來芒草叢生,但入口還算明顯。(約H1350M)<09:30>全員到齊,休息一會後開始上登。雜草爛泥路才走一下,四個人之中有三個人開始有點嘀咕了。一太平洋房屋小段雜草路後,馬上就要右轉陡上真正的山徑了。<09:54>穿過一個小石門。(約H1510M)<10:17>再穿過一個大一點的石門,經一小處寬徑步道,休息。(約H1620M)<10:20>媽媽帶大兒子到達,也要求休息一會。<10:23>續行。<10:47>喘口氣,休息。<10:54>抵達左下為崩坍地形的上方路徑前小山頭。休息,研究資料。(約H1820M)<11:10>母子三人緩步而至。<11:22>看見第一個「往虎禮山芝生毛台山」的紅色指示牌。<11:31>見到前方有一個面積不小的拉繩崩壁。(約H1910M)<11:40>小心拉繩通過崩壁陡坡。<11:42>抵三叉路,為寬大腹地。左往虎禮山,右往芝生毛台山。明知在此休息,時間又會少了,但不休息也不行了。(約H1960M)<12:03>喝杯咖啡後出發,取左續行。<12:32>帶大兒子走在前面,先抵達叉路口。直行紅色指標:往玉峰山雪白山(此路徑不經過虎禮山基點)。右上紅色指標則為:加油!虎禮山基點快到了!(約H2100M)<12:53>抵達山頭。(約H2260M)<12:55>下小鞍部再上即抵達虎禮山山頂。虎禮山,標高2276公尺,三等三角點No.6289。樹林圍繞的山頂,毫無展望,僅有一小塊休息地東森房屋。約20分後媽媽也帶著小兒子登頂了。此時午餐時刻已到,不吃東西也不行,趕緊煮麵補充體力。<13:59>原路回程。<14:12>雪白山叉路,休息一會。(約H2100M)<14:26>回到三叉寬大腹地處,研究資料。思索著要原路下山還是續登芝生毛台山。根據山友的資料,往芝生毛台山中途的右下小溪路段,半年內有人走過,至少是可以下撤的選擇點。(約H1960M)<14:48>全員會合,決定續往芝生毛台山方向前進。<15:05>經過已毀損之香菇寮。(約H1810M)<15:12>有路條往右方綁過去,應該是下往小溪登山口的叉路到了。<15:14>真正的三叉路口,有指示牌:右下石磊登山口,直行芝生毛台山約50分。再一次猶豫後還是硬著頭皮取直續行。(約H1890M)<15:43>沿途間有岩稜路段。開始陡下。(約H1820M)<15:58>接近山頂時轉為草木雜生,路跡有點雜亂,自己找方便的路切過去,與大兒子先苦撐到芝生毛台山頂。5分鐘後,媽媽也帶著小兒子來到了山頂。芝生毛台山,標高1789公尺,三等三角點No.6281。<16:21>在山頂稍微停留整理了一下,連駁坎遺跡也沒時間去瞧瞧了。在較早天黑的冬日季節中,想到還要帶著兩個小朋友上坡回程,心中真21世紀房屋仲介是煎熬。事不宜遲,趕緊精神喊話,速速回程。<17:07>心中壓力重重,好不容易在連續的上坡及稜線路段奮鬥中抵達了三叉路。(約H1890M)<17:10>喘了一口氣,趕緊盤算著還有多少時間就要天黑了。如果以大人腳程加快腳步之下,時間可能剛好差不多。但小朋友腿短,坡又陡,要加快腳步,談何容易?前方路況不明,又是一個問題了。不管這麼多,還是趕緊吆喝大家快點下撤要緊。取三叉路左下順陡坡而行, 才走一會就在昏暗的樹林之中,遇到一隻橫躺於步道中的小動物。看起來還非常完整且色澤鮮明,一動也不動的樣子,應該是往生了。天氣已漸暗,無暇再多加觀察,繞過後繼續趕路,此時雨絲也漸漸飄了下來。<17:23>終於看到了竹林。心中盤算著,只要走到溪邊,就應該沒問題了吧。手電筒得拿出來了,雨衣就暫且先省略。(約H1720)感覺漸漸聽見溪水聲了,但分不清楚到底是溪水聲還是雨聲,還是兩種聲音夾雜在一起?在細雨濃霧中過了大概20分左右吧,一個挨著一個,藉著微弱的燈光,終於勉強下到小溪處。心中忖度著總算驚險度過難關了,印象中過溪後只要10分鐘左右就會接到廢產道,應該沒問題了。雨更大了,霧更濃了,天也完全暗了下來,小手電筒只能隱約看到一有巢氏房屋個路條高高掛在對岸的3公尺左右高的樹枝上。反正第一步就是過溪,第二步就是再拿出資料核對。拿出山友的資料再仔細確認一遍。***********************************(參考山友的資料內容)............. 小溪(1329)(1335)幸而陡坡不長,約卅分下降五百公尺來到清澈小溪,小事休息洗把臉。  廢林道(1342)過小溪後路況反而較差,不久即接廢林道,經高麗菜田接水泥產道,即見車子停放處。.............***********************************但此時在幾乎看不見前方任何景物的情況下,實在看不出來在這小溪畔要如何接到廢林道?只好再拿出藍天圖集的地圖端詳,在微弱的燈光中,只見地圖上標示著乾溝路段,在幾乎沒有辦法看見眼前任何東西的情況下,就在過溪後順勢往左行,再上行遇乾溝,與地圖標示不謀而合,於是就順勢而上。<18:05>小溪畔,努力找出路。(約H1360)兩支微弱的手電筒燈光下,雨絲不斷飄下來,伴隨著因天黑而顯得更濃密的霧氣中,摸索著在巨石磊磊的乾溝中,手牽著手溯乾溝而上。短短幾公尺的路,走了好像一世紀那麼久,跨上大石,攀過倒木,終於在沒有任何路條的懷疑中,找不到路可以再繼續前進了。決定退回過溪處再想辦法。在霧好房網雨溼滑的黑暗中,才幾公尺的乾溝,卻好不容易才回到小溪邊。實在看不出來路到底往那裡走?此刻最壞的打算就是在溪邊捱過一夜,等天亮再說了。母親安慰著兩個小孩,告訴他們準備露營了?真是自我安慰!除了有溪水有打火機外,還真不知道如何度過?出門時已知今日入夜後天氣轉冷,在濕冷溪邊的我們,最能體會天氣的快速轉變及這次氣象預測竟然那麼準。現在才晚上6點多,距離冬日的天亮時間,還有十一個小時以上吧?心中打定主意,至少還要再努力一陣,不可能就沒路了吧?根據經驗,原住民通常在溪邊都會拉水管取水源,隱約中有看見水管,如果順著水管,應該就有機會找到出口了?我這麼告訴小朋友之後,懷著忐忑的心情就先去找路了。手電筒電力漸衰,幸好平常背包有帶著備用電池,換上後比較亮了,但天候實在差,眼前還是無法看遠。在既憂心又傷腦筋的時候,小兒子竟然在這令人瑟縮的寒風細雨中鼓勵哥哥:「我們不要哭喔,不要讓爸爸更擔心了!」聽來真是令人感動又是自責。母子三人先就地於小溪邊等候,我順著水管於過溪處左轉順溪流方向而走,走不到10幾公尺,路順勢一個小落差陡下,就見到下方第一個路條。此時心中真是欣喜萬分,連忙回頭招呼全部人馬過來。澎湖民宿<18:55>終於找到出口了。黑暗之中數著每一條路條,在溼滑的竹林小徑中小心地邊確認路條邊走。終於走出了小徑,在模糊影像裡應該就是接到了廢產道。只見爛泥產道中,往右上是一條滿是泥巴的路,左邊一條路往下也是充滿爛泥巴。決定走左邊的路,結果猜錯,走到一個菜園盡頭,在黑暗的菜園邊繞了一圈,悻悻然回到原點,改取右上的路。黑暗之中,內心雖比較篤定了,但好事多磨,濃霧之中又下著細雨的寒冷黑夜裡,路好像變成迷宮,只記得走的過程中看見比較寬的產道左邊出現一個路條,順著路邊走著走著就進入好像是果園的支架中行走,試了幾次找不到出口,又走回路條處,不知道怎麼走著走著,忽然就看見早上那根有著三角點記號的電線桿。在大家仍糊里糊塗時,我心中的一顆大石頭已然落下,篤定的宣布好消息。<19:45>抵三角點記號電線桿叉路。此刻細雨霏霏,但已懶得穿上雨衣,因為心情輕鬆了,腳步也愉快了,踢產道一路往下。小兒子一路上說著一些天真的話:「爸爸沒有騙我們,真的沿著水管就找到路了。」感覺既堅強又窩心,就這麼一路說到停車處。<20:05>在雨中回到停車處,今天真的可以回家了。(約H1000)<20:33>發動引擎,在汽車燈光下換租屋下乾爽衣褲及拖鞋後開車,雨勢轉大了。<20:47>慢慢在產道中移動車子,穿過原住民住宅時,一群居民已在戶外搭起的帆布棚下烤火閒聊。不好意思地請他們移動一下東西及路中的貨車,清出了一條車道,與他們閒聊了幾句後揮別。下到石磊道路叉路口,車子調頭後仍朝尖石方向,取原路回家。<21:19>在澎湃不已的心情中,接上了竹65。<22:13>經上宇老、那羅、尖石,一路駛離內灣。<23:00>抵家。內心仍然驚魂未卜,恍惚如在夢中。這一場由「美夢變惡夢」,「惡夢又變回美夢」的虎禮、芝生毛台的驚魂之旅中,我們試著努力從夢境醒過來。但我們知道就算醒過來,那段夢境的情景已經深深烙印在我們的腦海中了。 ▲ 沉睡中的內灣 。 ▲ 晨霧中的上宇老。 ▲ 產道工寮旁停車處。 ▲ 兩處登山口之叉路電線桿(噴有已褪色的三角點記號) 。 ▲ 抵達登山口前之最高處工寮。 ▲ 最後登山口 ▲ 虎禮山,標高2276公尺,三等三角點No.6289。 ▲ 廢棄香菇寮(往芝生毛台山途中) 。 ▲ 芝生毛台山,標高1789公尺,三等三角點No.6281。 ▲ 芝生租屋網毛台山的可憐鼬獾。
創作者介紹

ifjfbfncvwqu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